强化了一夜麒麟战魂,夜宣回到了住处,开始进入东院内堂的第二次潜修。
     灰衣老者一对三角眼中闪过一丝恼怒,不过见6小天的行礼,脸色才稍微好看一点。面对那些财大气粗的仙门正宗,散修联盟组织难免松散了一些,面对门派修士,确实吃亏一点。
     “别笑!我跟你说认真的呢,东域太子是这个时代青年修炼者的偶像,你如果不尊重,找你麻烦的人会很多,他可不是东元王之流,据说他在我们归元山修行过,现在还担任着归元山的高位。”看着笑呵呵的夜宣,凌素素有担心了,担心夜宣不知道轻重,有些人真惹不起。
     显然,他已经将“帝释天杀我”的讯息给传递了出去,恐怕很快就会传回圣堂文明,让他的父亲审判天君知晓。
     “嗯?”
     这着实让他感到意外。
     “母妃不要求人,三十杖责我接,我不死,必定出头!”看了虞妃一眼,夜宣走出月心宫大堂,面向月心宫之外,站在了院子内。
     一番激烈的打斗之后,四处激射的剑气割断了洞窟上方一块重达数万斤的巨石。在山羊胡老者的算计下,那块巨石正好从六阶的火蛟上方落下,将六阶火蛟砸了个正常。几万斤的巨石,还不至于让一条六阶的火蛟丧命,但已经足以影响到它的行动,尤其是在眼前被两名筑基后期修士围攻下,刚从巨石下挣脱出来的火蛟被山羊胡老者用银色大斧给斩成了两截,一条小型的火蛟元神从里面蹿出来,没来得及逃跑,惊慌失措下便被山羊胡老者收进了一只白色的小瓶之中。
     此话一出,便立即引起了众多青年人杰的一阵骚动。
     人呢?
     “无尘兄太强了。”
     写好信,虞化羽就安排随从给夜宣送去。
     当然了,到虞妃的住处之前,君璇玑、宫羽和凌素素大肆采购了一番,另外夜宣到了万宝楼,用了一瓶丹药换了一叠金叶子,黄白之物对他来说没什么用,但是虞妃和和竹叶生活需要。

非主流球星

韵嫣

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

飞绮

丑皇

以嘉

玩家请上车

和慧

挚恋闪婚总裁欢

齐心